富人天堂摩纳哥 MONACO: Billionaires’ Paradise

11.09.17

摩纳哥,这个地中海沿岸的钻石,面积只有台北市的 7%,或纽约中央公园大小,3.8 万人口中,有三分之一都是百万美元以上等级的富豪,17 万美元人均 GDP 是全世界最高的国家。这个地方到底有什麽魅力,可以成为创造富人经济的典范?答案是税收。《金融时报》的专栏作者库柏写下了他在摩纳哥的体验。

 

在摩纳哥,我过了一段亿万富翁般的生活。虽然已经是12月份了,但我每天下午都在酒店屋顶加热的游泳池里游泳。一边是地中海,一边是连绵的山脉,四处都是塞满了避税者的公寓区。十分安静:噪音是公国的敌人。

我本想来这里写写摩纳哥已成过去时的报道。根据我看到的消息,避税天堂正面临威胁。然而,当我重返中产阶层的生活时,我却觉得,这个富人济济的小国才是全球未来的样子。随着西方国家走出衰退,危机后社会的轮廓正逐渐显现出来:富人越来越多地居住在与他人隔绝的低税世界里。

避税天堂近来的确招致了一些批评。2009年4月,正当经济衰退处于最严重的时候,全球领导人威胁要拿它们开刀。时任英国首相戈登•布朗(Gordon Brown)在20国集团(G20)峰会上宣布,银行业的保密惯例“必须到此为止”。

然而,走在摩纳哥的街道上,你很快就会放下心来。“岩石之国”——这是当地人的叫法,或说“阴暗人物的阳光之地”——这是作家索默斯特•毛姆(Somerset Maugham)给它的称呼,既安然渡过了经济衰退,也无损于要求其提高透明度的压力。男人们依然是满脸皱纹,而女人们多为金发碧眼,怀抱小狗。

在城里漫步,你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。驻足房产中介的橱窗前,你会被价格吓得瞪大眼睛。区区百万富翁也未必买得起。一套俯瞰港口的大型公寓要价1780万欧元。然而,跟英国坎迪兄弟最近在本地卖出的一所顶层豪宅相比,这真是不值一提。那套房子以2.4亿欧元成交,创下世界最贵的私人住宅纪录。(透露一下:我出的价格被人超过去了。)摩纳哥的房价是全世界最高的。这也难怪,毕竟这个面积比纽约中央公园还小的国家富豪云集。我在另一家看似房产中介的屋子前停下脚步,眼睛瞪得更大了。不过人家不是房产中介,而是卖私人飞机的。

摩纳哥从古时候起就装出一副小城镇的样子。你走过一家家整洁的小商店;孩子们独自在沙滩上玩耍,没有大人陪伴;全身毛皮制品的亿万富婆在公园里喂鸟。由于生活舒适,此地女性的平均寿命高达94岁。

然而,摩纳哥就像一个“大同世界”,因为这里的居民只有富人。之所以说这个公国仿佛就是未来世界,是因为这里只有两个阶层:拥有喷气式飞机的人和乘坐巴士的人。3.5万名居民是富人,还有大约3.9万人每天从法国和意大利坐车过来,为富人们服务。

不属于这两个阶层的人都是可疑人物,很容易被警察拦下。据说,摩纳哥每62名居民中就有1名警察,还有遍布各处的闭路电视摄像头。我碰到一位百万富翁的儿子,他就曾被警察叫住盘问,原因是他在外头四处晃荡,而且胡子拉渣,穿着牛仔裤。暴露于人前的暴力行径在此地被认为有失体统:摩纳哥拒绝了撒切尔夫人之子马克•撒切尔(Mark Thatcher)的定居申请,因为他资助过赤道几内亚的一次政变。

监察这派景象的是阿尔贝亲王(Prince Albert)。当代君主大多不怎么干预臣民的生活。但在摩纳哥,你每天都会感觉到自己生活在一个君主国家,仿佛你就是18世纪的一名佃农。在我出席的一次会议上,每当阿尔贝走进来,大家就全体起立。他的肖像挂满了全城。

阿尔贝亲自负责摩纳哥对G20的回应。摩纳哥是个避税天堂,似乎让他有点尴尬,可他喜欢富有的居民。为此,摩纳哥和24个国家签订了“税务信息交换协议”,成为稍微透明一点的避税天堂。

于是,随着“大衰退”步伐远去,近几十年在西方国家兴起的趋势继续向前发展。正如兰迪•纽曼(Randy Newman)所唱的:“……富人只会变得更富/而穷人你永远不必看到”。

富人近乎毫发无伤地摆脱了衰退。即使是在政府增税的国家,富人也总有本事逃脱。他们往往左右着政党:托共和党的福,小布什针对最富有美国人的减税政策得以继续实施。而且避税天堂比比皆是。即使是在潦倒的爱尔兰,每天有几十亿资金出入这个国家的谷歌(Google)也不用缴多少税。

但国家需要有人出钱,于是只能由穷人来付了。爱尔兰新制定的极棒的计划,是对薪酬仅15300欧元的人征收所得税。此外,世界各地的穷人还要缴纳一种“噪音税”:他们很少居住在十分安静的地方。如今,他们还将逐渐失去公共服务,尤其是在英国:身为亿万富翁的零售商菲利浦•格林(Philip Green)近期负责对公共开支展开评估。巧合的是,菲利浦爵士的妻子就住在摩纳哥。他解释说:“我妻子并不是跑到国外避税。”我相信税收对格林夫妇来说只是无聊的琐事而已。不过,俗话说,不能胡扯。

在摩纳哥酒店的屋顶游泳时,过去在12月里游泳的情景浮上了我的脑海:那是上世纪80年代在白人的天地——约翰内斯堡我祖父的游泳池里。在实行种族隔离的南非,我第一次见识到了这么严重的贫富差距:我们在草坪上吃着巧克力蛋糕,女仆们则住在厨房后头。事实证明,这正是未来的景象。

原文转自《金融时报》

Abode Affiliates

  • Worldwide Dream Villas
  • Smart Currency Exchange
  • Moore Stephen
  • Ultra Villa
  • BDO
  • Knight Frank
  • Touch Design Group
  • Enigma Yachts Limited
  • Gama Property
  • Lida Cucina
  • The Hideaways Club
  • Strutt and Parker
  • MG&AG
  • Habitat First Group
  • La Balise Marina
  • Pedini London
  • Dost & Co
  • CID
  • St Francis Links
  • The Highland Club
  • Costa Rica Real Estate Service
  • Coldwell Banker
  • Little Projects
  • Yoo
  • Luxury Italian Living
  • Heron Real Estate
  • Destinology
  • Cornerstone Tax Advisors
  • Jumeirah
  • RDO
  • London Fractions
  • St Edward
  • Blevins Franks
  • Oyster Yachts
  • 7Storeys
  • Unique Home Stays
  • Edenhurst
  • My Bermuda House
  • Monaco Real Estates
  • Rosemont Consulting
  • FOC
  • Ibiza Transit Express
  • Lampert & Harper
  • Crane Resorts
  • Select Villas
  • Wings
  • Premium
  • Cyan International Properties
  • Las Colinas
  • Alleyne Real Estate
  • Alexander James
  • Prestige Dubai
  • Wall Street Luxury

Enter your dream destination